1. <track id="hpec6"></track>

      1. <menuitem id="hpec6"><dfn id="hpec6"></dfn></menuitem>

        1. <track id="hpec6"></track>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學小實驗 > 2015十大視錯覺:第一個就瘋了

          2015十大視錯覺:第一個就瘋了

          前不久,年度視錯覺獎(illusion of the year)網站公布了2015年的獲獎者。今年的視錯覺獎都有哪些值得一看的視錯覺入選?下面就讓我們來看看入圍十強的作品吧。

          第一名:分裂顏色

          視頻:

          “分裂顏色”錯覺是有關我們如何感知顏色的。一開始,我們會看到兩條完全一樣的閃爍彩色條帶,它們的顏色始終保持一致。然而,不同的背景卻使得它們看起來完全不一樣了。

          當條帶與黃/藍色向左移動的圖案相接時,它好像變成了青紅相間、向右移動的,而相同的條帶與紅/青色向右移動的圖案相接時,它卻變成了黃藍相間的,并向左移動。

          這個錯覺現象顯示,完全一樣的客體處于不同環境時可以產生截然不同的視覺效果。

          來源:馬克·費海爾(Mark Vergeer),魯汶大學(比利時)。

          第二名:令人迷惑的車棚

          視頻:

          在這個視頻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似乎被鏡子改變了形狀的車棚:它一面看起來是拱形的,另一面看起來卻是波浪形。

          其實,真實的車棚形狀既不是拱形也不是波浪形。單獨一個角度的圖像并不足以提供充分的空間信息,而人們的大腦在解釋圖像的時候又會更加偏愛“直角”,他們會傾向于認為車棚的邊緣線是處于垂直于地面的平面之中的。這樣一來,人們就產生了車棚是拱形或波浪形的錯覺。

          來源:杉原厚吉(Kokichi Sugihara),明治大學(日本)。

          順便說,下面這個流傳甚廣的視錯覺作品也出自杉原厚吉之手。小球看似反重力運動,但事實上,中間的平臺才是真正的坡底。

          2015十大視錯覺:第一個就瘋了

          第三名:雨中歸來

          視頻:

          《下班歸來》是畫家勞里(L. S. Lowry)的一副作品,而在這個視錯覺作品中,畫中的人們遇到了糟糕的雷雨天。隨著畫面的閃動,人們會感覺畫面中原本靜止的人物開始沿著道路走動了起來。

          而事實上,這些人物只是在原地重復著前后移動的動作而已。在面對方向曖昧不明的運動時,人們會產生認知偏差,更傾向于認為運動方向是“向前的”。這個錯覺通過人類對向前運動(相對于向后運動)的感知偏好而產生。

          錯覺在開始的時候使用的是勞里的原作(彩色),但之后圖畫變為深黑色,與此同時,圖畫上的工人們也被向前移動了。但事實上,這一小步非常小,只有2~5像素,但是卻很容易因為感知偏好而被人腦捕捉并擴大。

          此外,工人們在回歸原位時也用了一些小技巧。作者在讓工人歸位的時候將圖像變成了負像,這也使得人腦對“后退”的動作變得不那么敏感了。

          來源:邁克爾·皮卡德(Michael Pickard),VisuallyDirectedDesign.com(英國)。

          其他入圍前十的視錯覺包括:

          滾動字幕錯覺

          視頻:

          在星球大戰電影中,片頭顯示了字幕從屏幕下方滾動到遠處的效果,而在這個視錯覺作品中,兩個大小、方向都一模一樣的滾動字幕被并排放置。

          然而,它們在我們的眼中卻出現了不同的效果:左邊的文本看起來是向屏幕左上方移動的,而右邊的文本則向著右上角不同的方向去了。

          這是因為,我們的大腦會從三維立體的角度來理解這些圖像,而不是把它們看成屏幕上的二維平行線。

          來源:阿瑟·夏皮羅(Arthur Shapiro),美利堅大學(美國)。

          第三只手錯覺

          視頻:

          在這段視頻中,研究者們讓被試產生了擁有“第三只手”的錯覺。研究者告知被試,他們可以通過一種“腦機接口工具”來控制虛擬手的活動,而事實上,腦機接口的連線并沒有接通,虛擬手的運動是由實驗者控制來配合被試想象的。

          不過,被試們還是相信了他們能夠控制這只虛擬手,并且把它當做了自己身體的一部分。當畫面上“虛擬手”的手指突然被“截斷”時,被試也產生了明顯的反應,就像是自己的肢體真的受傷了一般。

          來源:盧克·巴什福德(Luke Bashford)和卡斯滕·梅林(Carsten Mehring),弗萊堡大學(德國)。

          蜂巢錯覺

          視頻:

          這個視錯覺與我們如何觀察延伸的紋理有關,所以在較大的屏幕上觀看效果會更好。當在蜂巢狀的網格交叉處加上“倒刺”狀的圖案時,我們會發現在目光凝視的地方很容易看到這些“倒刺”,但當視線移開后它們卻仿佛消失不見了。

          來源:馬爾科·龐德明(Marco Bertamini)和尼古拉·布魯諾(Nicola Bruno)。利物浦大學(英國)。

          裙子之爭

          視頻:

          對于這條紅遍社交網絡的裙子想必已經不需要更多介紹,現在,這條既可以看成白/金也可以看成藍/黑的裙子也入選了視錯覺獎。

          人的視覺系統擅長通過光線背景來推斷顏色,但當圖像中的環境信息曖昧不清時,對顏色感知的分歧也就隨之產生了。

          在這個視頻中,作者消除了光線的不明確性,將裙子分別放進了清晰的冷色調和暖色調環境中。這樣一來,顏色的分歧也隨之減弱,大多數觀察者(80%)在線索的幫助下對顏色的認知都保持了一致。

          來源:羅莎·拉費爾·索薩(Rosa Lafer-Sousa), 麻省理工學院(美國)。

          游蕩的圓圈

          視頻:

          擁有明暗邊界的閃爍圓圈好像動起來了,但事實上它們并沒有移動。如果盯著一個圓圈看,它的“運動”會停止,但每當你不直接看它的時候,它的形狀就似乎飄蕩起來。即使給圓圈加上正方形邊界,圓圈也依然在“運動”,但是不會跨過邊界。圓圈越多,你所看到的“運動”也越多。

          來源:克里斯托弗·布萊爾(Christopher Blair) 等,內華達大學里諾分校(美國)。

          雪花百葉窗錯覺?

          視頻:

          “雪花百葉窗錯覺”非常簡單,但是一旦你知道了這個現象,你就會更加期待冬天了。百葉窗的存在,似乎使雪花下落的速度看起來更快了。

          在一片雪花剛剛進入百葉窗時,百葉窗的另一邊冒出了另外一片較早的雪花。這時,大腦會將兩片雪花加工成同一片,并在腦內模擬出它在百葉窗后運動的軌跡,這就使得我們看到的雪花運動速度變快了。

          來源:新正司(Masashi Atarashi),愛知縣立五條高等學校(日本)。

          大腦控制運動

          視頻:

          你從這些馬賽克圖像中看到了運動嗎?運動的方向是上下的,還是左右的?其實,這些運動方向都是你的腦補。這段影像最初5幀是上下運動的結構,但后面幾幀全部都是隨機的,并沒有特定的運動方向,但你依然認為它們是向上或向下運動的。

          為了證實這一點,你可以一邊看視頻一邊在腦子里想著“左,右,左,右”,然后你會發現,隨機的圖像看起來也變得像在做左右運動了。

          來源:尼古拉斯·達維堅科(Nicolas Davidenko)等,加州大學圣克魯茲分校(美國)。

          成1人性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