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hpec6"></track>

      1. <menuitem id="hpec6"><dfn id="hpec6"></dfn></menuitem>

        1. <track id="hpec6"></track>
          當前位置:
          首頁 > 圖文科技 > 人造精子來了 男人們“沒用”了?

          人造精子來了 男人們“沒用”了?

          古今中外很多文人墨客,曾如此譏諷男人:男性只不過是在女性生殖時提供精子而已。估計贊成這句話的女性居多,我不敢茍同,但是近些年來,世界各地的科學家不斷地宣稱在實驗室里已成功實現人造精子,如果真是這樣,那么男性在為生殖方面的貢獻地位,似乎也要跌落下來。

          人造精子來了 男人們“沒用”了?

          在過去的20多年里,科學家一直嘗試在實驗室里培養出人造精細胞。近些年來捷報頻傳。近日,一家法國生物技術公司Kallistem的研究人員宣稱,他們從6個患有不育癥的男性睪丸中提取出精原細胞,成功培育出成熟的人造精子細胞。

          所謂的精原細胞,是指原始的、尚未成熟的精子細胞。精細胞在男性的睪丸中生成,經過復雜的生理生化過程以及調控機制,它們在在附睪中成熟。該技術有望在治療由于男性少精或無精導致的不育不孕癥帶來一線希望。

          寫道這里,諸多男性讀者可能會長吁一口氣,畢竟精原細胞還是由男性來提供,不過接下來的一項研究可能會讓男性局促不安了。

          中國在人造精細胞研究領域也走在了世界前列。2015年7月10日,來自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的研究員李勁松研究團隊,成功建立了穩定的“類精子細胞”單倍體細胞系。這些細胞是利用幼年雄鼠體細胞克隆出來的,這些“類精子”能穩定地與雌鼠的卵細胞結合,產生出半克隆小鼠。相關研究發表在權威學術期刊Cell Stem Cell上。

          由于小鼠研究在人類的健康以及癌癥研究等方面有很大的作用和參考價值,這些具有穩定遺傳的半克隆小鼠自然意義非凡。

          人造精子來了 男人們“沒用”了?
          半克隆小鼠培育過程

          事實上,早在2012年,李勁松研究團隊就建立了小鼠孤雄單倍體胚胎干細胞,并且能讓這一細胞替代精細胞使雌鼠產生的卵細胞“受精”,生產出半克隆小鼠,但是隨著細胞的傳代(增殖),其逐漸丟失受精能力。

          此次發表在Cell Stem Cell上的研究,李勁松對技術進行改進,獲得了能夠穩定的產生半克隆小鼠的“類精子細胞”。

          與正常的精細胞相比,它們只不過是沒有游動的尾巴而已,但仍能同卵細胞進行結合,形成正常的小鼠胚胎。該項研究入選2012年中國科學十大進展之一。

          這項技術未來很有可能會在人類身上使用。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我們的生殖技術在不斷地進步的同時,全球各地的男性精子質量卻在普遍下降。有數據顯示,美國不孕不育夫婦在10%-15%左右。這一比例在英國更高,約1/6的夫婦有生育困難問題。

          中國在這方面表現如何呢?根據中國人口協會資料顯示,中國不孕不育率大約有4000萬,占據了育齡人口的12.5%,而20年前,這一比例僅為3%左右。

          此外根據全國各地捐精者的數據顯示,精子合格率不到30%。這主要表現在,精子濃度、活力、存活率、形態(畸形)等方面。

          除此之外,美國干細胞生物學與再生醫學研究所的科學家成功將人類皮膚制造出精子前體細胞,新技術將在男性不育癥治療方面大有裨益。

          事實上,這項技術對動物保護同樣具有很大的價值,在大型野生動物日益稀少的現在,很多珍稀動物都是孤立在不同的動物園或保育中心,通過該技術能夠有效地使一些珍稀雌性動物在缺乏雄性個體或者雄性個體精子質量嚴重下降時,可進行精子再造實驗,使雌性個體受孕、繁殖,延續這一物種的數量。

          “無用”的雄性個體

          在動物世界里,很多雄性動物對種群個體數量的唯一貢獻或價值,或許僅僅在于它們能夠提供可供繁殖后代的精子。在鳥類世界中,表現得尤為突出,許多早成鳥(即出生腿腳有力、可隨親鳥覓食,自由活動的鳥類)的雄性個體進化得艷麗無比:漂亮的飾羽,動聽的歌聲。

          成年后,它們除了捕蟲子、睡覺外,就在吸引雌性個體,傳播自己的后代或與其他雄性個體打斗。在撫育后代方面,雄性個體并沒有太大的價值。這種類型的鳥類雄性個體絕對是個花心大羅卜,它們風流倜儻,四處沾花惹草。

          在跳完一支華麗的舞蹈,成功屢獲雌性的芳心,將自己的精子傳播給雌性后,它又會輾轉尋覓其他的雌性伴侶,以至于更多地傳播自己的后代。

          在撫育后代上,它們顯得漫不經心,而且不負責任。在雄性激素的刺激下,它們還經常逞強好勝,爭風吃醋,同其他雄性個體進行打斗,在種群中制造混亂和不安。

          事實上,這一切,也被雌性看在“眼里”。在自然界中,很多物種為了更加方便、快速以及安全地產生后代,干脆舍棄雄性個體,獨自進行生產,因為尋找配偶以及在交配時會面臨風險和代價,雌性個體都在精密地盤算其中的得失與取舍,每個雌性個體在這方面都異常精明。

          以蚜蟲為例,在食物豐富,氣候適宜的季節,為了快速繁殖,雌性蚜蟲全然不顧一旁苦戀、追尋自己已久的雄性個體,獨自地、快速生產大量的后代。

          然而,當氣候變得嚴峻、食物匱乏時,雌性個體才會選擇雄性個體進行交配,因為這樣產生的后代,在抵御自然災害方面更具優勢。如果此刻仍采取孤雌生殖的話,顯然是一種非常不明智的做法,雌性蚜蟲深諳其道。

          除了蚜蟲外,自然界的很多物種都存在孤雌生殖現象,昆蟲綱里的高智商昆蟲:蜜蜂和螞蟻,以及原始的軟骨魚錘頭鯊和一些蜥蜴也存在孤雌生殖的現象。

          男性會有危機感嗎?

          當然在這一點上,人類畢竟同動物世界并不相同,男性在撫育后代方面,也是貢獻卓著。早期人類文明,存在了一段時間的母系社會文明,在人類生殖率不高的年代,這的確具有進步意義,那時候女性的地位比男性地位高很多。隨著社會分工,男性的地位逐漸得到提升。

          本文所闡述的男性的真正危機,并不是其作為社會分工或家庭成員的地位下降,而是其不斷下降的精子質量。

          人造精子或許是緩解這一危機感的有效方式之一,這或許就是為什么從事人造精子研究的男性科學家占大多數,或許他們已經感受到了危機感。

          不過,盡管他們實驗成果捷報頻傳,我們也應該看到人類精子的形成、發育及成熟過程,是一個非常復雜的生物學過程,其中還涉及到表觀遺傳調控機制,我們只有完全掌握這些信息,才能更好的進行人造精子研究,才能在治療男性不孕不育癥方面做到安全、有效、可行。

          成1人性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