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hpec6"></track>

      1. <menuitem id="hpec6"><dfn id="hpec6"></dfn></menuitem>

        1. <track id="hpec6"></track>
          當前位置:
          首頁 > 圖文科技 > 《星戰7》特效出自中國 國產片為什么還不行?

          《星戰7》特效出自中國 國產片為什么還不行?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遙遠的星系,內戰時期,反抗軍的艦隊,從一隱秘基地出擊……”的開場鏡頭,令粉絲念念不忘的標志性梯形字幕一點也沒用到電腦,而是——將文字寫在一塊黑色的板上,然后把板斜著放置,直接用有軌攝像機推著拍攝就可以了。

          李賡,四川成都人,Base FX合成制作主管。畢業于中國傳媒大學,畢業后加入Base FX,迄今已完成逾30部電影的特效工作,包括諸多好萊塢大片,比如《關鍵第四號》《環太平洋》《變形金剛4》等;其中參與的美劇《海濱帝國》《黑帆》還兩獲艾美獎最佳視效獎。

          喬治·盧卡斯的第一部《星球大戰》在美國電影院上映時,沒有人預測到這部奇幻電影會產生如此巨大和深遠的影響,不是風靡一時,而是改變了電影工業格局。這部電影催生了視效行業,改寫了電影制作和電影人的定義。

          《星戰7》特效出自中國 國產片為什么還不行?

          時隔幾十年,《星球大戰:原力覺醒》(又名《星戰7》)傳承著第一部《星戰》的基因,為這個傳奇故事開啟新篇章。本月9日,影片在中國全方位上映,首映日當天票房就狂收2.11億。

          被影迷稱贊的《星戰7》的特效,是由成都80后特效師——李賡掌舵。他負責特效合成的整體把關工作。昨天,李賡接受記者專訪,透露了影片特效制作幕后故事。

          2014年10月起 開始《星戰7》特效制作

          國內能夠接到好萊塢大片特效制作的公司并不多,Base FX是怎么接到《星球大戰》的特效制作呢?李賡透露:Base FX和美國盧卡斯影業是戰略合作伙伴。即使盧卡斯影業被迪士尼收購之后這層合作關系也依然繼續著。所以《星戰7》這個項目其實在電影前期策劃階段就已達成 協議:Base FX會承擔一部分特效工作,和工業光魔共同完成制作。

          《星戰7》特效出自中國 國產片為什么還不行?

          李賡作為Base FX合成制作主管,負責整個項目的方方面面。從制作的角度講,他需要作為合成技術指導,解決團隊遇到的技術困難;同時也需要把導演、總監和自己的反饋意見 用技術語言的形式傳達給制作人員,藝術家修改好之后,李賡還需要審核通過才能發送給總監和客戶。藝術家在遇到制作困難、無法完成的情況下,李賡會親自上陣 進行操作,“每一個鏡頭都經過了我的審查與指導,最后才完成”。李賡表示,從2014年10月到2015年11月,用了近一年的時間,他和他的Base FX特效團隊才完成了《星戰7》中的特效。

          《星戰7》中一個鏡頭 就可能修改出200個版本

          作為一部砸了2億美元制作費的科幻大片,場面上明顯看出花了大錢,各種炫酷的飛船、武器展開大戰,人在其中顯得尤為渺小。

          李賡坦言,《星戰7》中大的場景制作其實非常難,有些制作內容是公司從未接觸過的,很多東西需要摸著石頭過河,去測試去修改,這需要花很多時 間,“說實話最開始能不能達到滿意的效果我們包括總監在內都沒有把握。從設備上來說,它耗費的渲染資源以及制作時的設備要求都是空前的,公司也專門為了它 的制作配置了兩臺超級電腦,而每一幀畫面的渲染都接近10個小時。這些都是制作過程中遇到的挑戰與困難,很慶幸最后我們很好地完成了工作。”

          片中飛船在沙漠中爆炸的系列鏡頭,有的甚至修改了近200個版本。但李賡表示,“這習慣了。好萊塢的大鏡頭基本是這樣,每個鏡頭的修改次數沒有下100次的。”

          李安說“把這朵云做得更憂郁些” 讓特效藝術家摸不著頭腦

          李賡透露,好萊塢特效在制作上分工特別細,每一個小崗位都有一個團隊,每一個小工種都由相應崗位的職業人員去完成,這個職業人員不會去做工作 之外的其他工作類型。比如一個鏡頭修改100版,就有100條修改意見記錄下來放到數據庫里,而且每一條都需要翻譯成中文。這樣就保證了每一個崗位的專業 程度。但國內部分的特效公司,為了節約人力成本,每個人都是多面手,每個工種好像都能做點,但是不精,這就導致制作質量會下降。

          李賡直言,國內導演大部分都不了解特效,他們不清楚特效能夠實現到什么程度。比如李安導演就曾經在《少年派》的后期制作過程中給 出過“把這朵云做得更憂郁些”的反饋。這必然讓大部分的特效藝術家摸不著頭腦。但是好萊塢好就好在制片方一般都會聘請自己的視效總監,這個職位就是在導演和特效部門間起溝通作用,他既懂技術又懂藝術,同時能從兩個角度給導演提出意見和建議,又能把導演的想法翻譯成技術語言給特效藝術家們。這也是國內急需發展的一個合作模式。

          李賡表示,雖然《星戰7》中的很多鏡頭在制作過程中都基本看了,但他還是必須要去影院看一遍完整版的電影。

          成1人性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