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圖文科技 > 人類告別死亡:真實版“X戰警”100年內出現

人類告別死亡:真實版“X戰警”100年內出現

想象一個能像穆雷一樣打網球,像霍金一樣思考,還能活到150歲——看起來和感覺起來像是40歲——的人。利用“生物強化”技術,我們或許會在不到一個世紀的時間內見到這種“超人”的誕生。

這一論斷來自研究技術對社會和文化沖擊的邁克爾·貝斯教授,他認為技術必將在未來使人體變得更加強大。人體的生物強化技術主要涉及三個學科,分別是藥物學、生物電子學和遺傳學。目前這三個領域已經取得了相當可觀的進展。

“通過藥物學技術的應用,我們正學著控制自己的情緒,激發我們的生理和精神表現,提高我們的壽命和生命力,”貝斯教授說,“通過修復術、移植術和其他生物電子學設備,我們不僅能治療失明和癱瘓,而且能開始改裝我們的身體,增強記憶力,并創造出與機器互動的全新方式。”

“利用遺傳學技術,我們不僅能治愈某些長期以來認為無法治療的疾病,而且能用我們自己的雙手開啟真正的演化可能性——以一種徹底的方式重新設計人類的身體‘平臺’和思想。”

貝斯教授是美國范德堡大學的歷史學教授,同時也是《為超級人類讓路》一書的作者,他對生物強化技術的發展有深入研究。“許多人可能會同時采用這幾種生物增強技術,以提高他們的生理和思維能力,而且他們會以不同的程度和各種可能的組合來進行,從而造就出紛繁復雜的‘超人’類型,”貝斯教授說道。

貝斯教授還表示,未來的人類將無縫連接各種電腦和自動機器,而那些無法承擔這類技術費用的人可能會面臨顯著的劣勢。他說:“對于這種改造人的出現,我既感到興奮,又感到恐懼。”

賽博格是一種機械化有機體,又稱改造人,指的是同時具有有機體和生物機電部分的人。現在,賽博格已經從想象中的概念變成了現實。一些人體移植物可以使人得到比其他人更強的功能。

“現在已經有相當多的人接受了某種移植物,”英國雷丁大學的控制論教授凱文·沃里克說,“但就是否有人真能獲得能力強化而言,從我2002年的神經移植至今并沒有太多進展。”

沃里克又被稱為“賽博格隊長”,因為他的左臂在14年前接受過一次手術,在正中神經纖維上植入了一個由100個電極組成的陣列芯片。利用這塊芯片,傳感器可以探測到他的存在,從而使他完成開燈和開門等動作。相比之下,其他所謂“賽博格”所展現的能力就沒有這么令人信服。

一位名為穆恩·里巴斯的西班牙藝術家開發了一種在線地震傳感器,并植入了自己的手肘,從而使她能“感覺到地震”。每次有地震在網上有記錄,她的傳感器就會振動。她在一場獨舞表演中展示了這種傳感器:站在舞臺中等待振動出現,然后開始舞蹈。她稱這場表演是“等待地震”。

貝斯教授堅信未來的生物強化技術將對人類能力有更大的影響,而不僅僅是在手臂上產生振動。“未來幾十年里,這些技術將出現引人注目的發展,展現出巨大的潛力,”他說,“到2100年,一些人可能會以相當激進的方式來改造自己,從而獲得遠遠超越今天高端人群的能力。”

貝斯教授還認為,這一趨勢可能還有助于人類應對“機器人起義”等事件。“如果我們對機器人‘起義’的定義是出現具有人類智能水平的機器,它們不僅有自主意識,還能改進自己的硬件和軟件,那我認為,我們真的需要非常警惕,”貝斯教授說,“我們還不知道這些先進的機器能不能被造出來,因為目前我們尚不清楚人類意識在身體、大腦和社會背景下是如何產生的。”

“然而,如果有朝一日克服了這些技術難題之后,擁有自主意識的機器人可能會給人類社會帶來非常可怕的威脅,因為它們將會非常難以控制,它們的行為也很難預測。”

人類告別死亡:真實版“X戰警”100年內出現

成1人性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