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hpec6"></track>

      1. <menuitem id="hpec6"><dfn id="hpec6"></dfn></menuitem>

        1. <track id="hpec6"></track>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技資訊 > 頭昏腦脹:老外吐槽臺灣人的產品發布會

          頭昏腦脹:老外吐槽臺灣人的產品發布會

          當雷鳴般口齒不清的電子樂轟鳴在Acer在臺北Computex的發布會現場,你忍不住會覺得時空錯亂,這完全是1980年代人翹首期盼BP機發布的趕腳,所有東西都被打扮的花里胡哨,從入口處的霓虹燈到托著Acer產品的麻豆穿的襯衫,什么都不缺,就差燙個爆炸頭了。

          要說呆灣同胞搞發布會,最讓我們洋人吃不消的就是數值上爆表,聽覺上……聽?聽不見了,耳屎都碎了。如果隔壁家的臺灣人相和Acer搞點差異化,他們只要再加兩個音箱就是了。這種情況下你想和人說話,吼到嗓子外翻也是沒用的。這種策略就和在菜市場里賣肉一樣,必須動靜大才能贏。但這掛漿筆挺的襯衣,和這高端、大氣、上檔次的PPT又是什么情況呢?可能呆灣人不會承認,但事實上,他們從洋大人這里偷師不少。

          ASUS的施崇堂,施主席,簡直就是電影《華爾街》里戈登·蓋柯的原型,油光光的大背頭,滿嘴跑著火車要去征服世界,用辭藻堆砌制造業的戲劇化的繁榮盛況.這也沒啥奇怪的。就和現在所有臺灣IT業巨頭一樣,施主席的ASUS也是靠給像DELL這樣的大企業代工起家的,好不容易熬出頭,有了自己的招牌,能學的,也就是他們以前的老板,和其它的美國企業。

          臺灣企業還沒有經歷過,和擁有過「傳統」,和施主席一樣,Acer的老大王振堂——他那嗓門,在他的keynote演講中,差點讓話筒擊穿,還有HTC的皮特·周。都用差不多的手段去吸引西方人的注意。

          頭昏腦脹:老外吐槽臺灣人的產品發布會

          施主席:這就是pad與phone的結合,「padfhone」誕生...

          洋人眼里,臺灣人的電子展怪怪的

          久居臺北的行業分析師,Dan Nystedt這么看:「他們總想整的更洋氣,或者,只是他們理解的所謂洋氣,因為他們知道在Computex大展上,要他們要給做洋人看。」
          那抄也沒抄像的模仿美國公司的發布會風格,配上完全不同的語言,給西方觀眾一種怪怪的感覺。菜式很熟悉,入嘴大不同,就好比「被外國人改良的中國菜」一樣。

          當西方消費者越發精明——或者更加神經?這么拼命吆喝的推銷的方式只能自取其辱。推銷并不可恥,但你別推的太明顯,美國公司像蘋果、微軟或者亞馬遜早就懂得了這個道理。但比起來,我們的亞洲同好好像腦子里少了這根經一樣。

          三星和LG遺憾地沒能來臺北參展,否則又能欣賞韓國人的招牌姿勢:「宇宙的大和諧」(其實本小編覺得有幾個還不錯,但是老外完全不得要領)。但比起來,臺灣人的風格有些不同,ASUS在展示他們家的Transformer系列的每一個焊點,而Acer振臂高呼他們用5.7寸填補了安卓市場5.6~5.8寸設備間的一個空白!

          與本土文化價值觀完全脫節的概念

          值得表揚的是Nvidia的老板黃仁勛,他彌補了在中西文化之間的隔閡,黃老板出生在臺北,但深得美國文化之精髓,演講及對聽眾胃口。他告訴The Verge的小編,兩大半球之間得文化差異比東西方之間的隔閡要小得多,在日本的生意經和在印度就很不一樣,但是在中國,就完全不管事了。

          中國企業的氣場,黃老板總結就是「排山倒海式正面思維」,一個標志性的動作就是振臂高呼向天喊:「加油!」,「努力!」,可能是民族喜好和被西方工業欺負太久的的關系,憋出了Computex上這樣的異域風情。

          隨著全球化下世界各國的接觸交流,也許有人會期望文化也應該隨之融合趨同,但臺灣人的Computex讓人覺得,這種沒有經歷過與本土文化磨合的生搬硬套,很難向外傳播。這樣的文化差異可能出現在行業的各個領域,但我們西方人很難同把發布會搞成四不像的臺灣人一起達成共識,因為這讓我們覺得像是冒著生命危險,跟著中關村導購去買電腦一樣。

          成1人性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