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hpec6"></track>

      1. <menuitem id="hpec6"><dfn id="hpec6"></dfn></menuitem>

        1. <track id="hpec6"></track>
          當前位置:
          首頁 > 圖文科技 > 2045年的世界會是什么樣子?

          2045年的世界會是什么樣子?

          據國外媒體報道,上周末,在紐約市愛麗絲杜莉廳舉行的2045未來世界大會上,未來學家和科技專家為我們描繪了未來半個世紀的世界情形,指出隨著生物科技的創新和新技術的發展,屆時人類甚至會實現永生。

          著名遺傳學家喬治?丘奇(George?Church)博士在2045未來世界大會的演講開場白中指出:“預測未來并不難,但是把預測的各個節點串連起來有時卻很難。”這也是丘奇對未來學家工作的清晰概括。在一位年輕俄羅斯科技大亨的邀請下,許多著名的技術專家、科學家、未來學家以及企業家參加了此次大會,他們的目標就是要借助科技力量實現永生。會上,這些知名專家為我們描繪了有時令人驚悚,有時令人興奮的未來數十年的世界情形,描述了科技如何徹底改變經濟、生物,甚至是人類意識本身。

          2045未來世界大會是由2045倡議及其發起人俄羅斯科技企業家德米特里?伊茨科夫(Dmitry?Itskov)組織的年度大會,今年為第二屆。伊茨科夫現年32歲,他把其大量財產和堅定的決心投向了掌握和征服21世紀最具挑戰性和最令人興奮的前沿領域,包括人類意識、腦機接口以及生物科技整合等。伊茨科夫的“阿凡達項目”(2045倡議的一部分)的終極目標就是要把人類從身體的束縛中解放出來。首先,確定如何把大腦和意識從身體中移植出來,讓其在機器替身中存活下來,最后確定如何向電腦上傳思維、意識等。實現這種數字化永生的最后期限為2045年。

          2045未來世界大會的演講嘉賓包括丘奇(率先開展首項真正有效的基因排序技術,幫助啟動人類基因組計劃)、發明家和未來學家雷?庫茲韋爾(Ray?Kurzweil)(現任谷歌工程主管)、X獎勵基金會創始人及科技企業家彼得?迪曼蒂斯(Peter?H.?Diamandis)博士(現有項目為小行星礦業)以及傳奇式計算機技術專家詹姆斯?馬丁(James?Martin)博士,英國牛津大學牛津馬丁學院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參加演講并不意味著演講者都支持阿凡達計劃及其遠大目標,但毫無疑問,這些知名演講人的參會為2045未來世界大會增加了學術分量。

          永生是2045倡議的首要目標,2045未來世界大會更像是二十多位各自領域的領軍人物間的對話,其中許多人有過準確預測未來的記錄。換句話說,這些人成功地把現在的我們與未來的我們以及科技如何把我們帶向未來的各個節點串接在一起。以下六大預測描述了未來三十年的科技和生活將要發生怎樣的翻天覆地變化。

          后大腦圖譜時代

          2013年,全球領導人并沒有忽視人腦的重要性和潛力。今年初,歐盟批準了一項10億歐元(約合13億美元)為期10年的人腦項目,目的就是要在超級電腦上模擬人腦。美國總統奧巴馬(Obama)同樣宣布了一項一億美元的投資計劃,為人腦活動圖譜項目提供資金,以繪制人腦神經細胞和神經細胞群的復雜網絡。盡管一些人批評在當前財政緊縮時期批準如此數額巨大的撥款是浪費研究支出,但是馬丁相信,后大腦圖譜時代與人類歷史上的任何時代都截然不同。

          馬丁表示:“雖然我們不能完全理解精確的功能性大腦圖譜將會帶來怎樣變化,但是毫無疑問它將改變一切。”屆時,大部分神經系統疾病都可以治愈。大腦移植也將是很平常的事。基因與認識的增強不僅將帶來人類自我提升的全新市場,而且還會帶來更智能、更高效的人類,反過來,他們將會產生更偉大的想法和創新,從而創造更多的新技術和新的經濟機會。

          生物科技時代

          伊茨科夫視其阿凡達項目是人類進化的下一步。他這么做并不一定是頭腦發熱。不過,迪曼蒂斯博士的闡述可能更清晰:當地球剛出現生命時,為了提高生存能力,一些細胞進化出細胞核和其他高級細胞器,出現了從簡單的單細胞生物體到更加復雜的單細胞生物體的飛躍。也就是說,當這些細胞接受和整合了更好的生物技術時,他們就出現巨大、關鍵性的飛躍。庫茲韋爾描繪了類似的進化軌跡,描述了人類生命歷史上的其他進化,如一些早期動物的大腦中出現新的皮層(大腦新的皮層具備感官知覺和意識思維等更高級能力)時,出現了現代哺乳動物,再比如,一些靈長類動物在現在所知的大腦額葉區進化出更多的新皮層――形成了人類獨有的大腦部分。

          包括庫茲韋爾和迪曼蒂斯在內的數位演講者表示,人類是唯一能夠延伸生物特性的物種――數千年前,我們就已經這么做了,利用技術,我們現在可以更快地旅行,增加力量,能夠聽到不在聽力范圍內,甚至是另一個大洲的人說話。我們現在著手做的就是把這種技術更深地整合到我們的生物特性中,通過患者自己的細胞培育可移植的器官或是可移植的機器植入到人體中,以改變或改善身體機能(如心臟起搏器等)。

          隨著納米技術的進一步滲入,微型設備將成為醫療和日常生活的常用設備。此外,我們已經開始明白,身體更像是一部機器,也就是說生物學和遺傳學是驅動我們身體硬件的軟件。我們在實驗室里通過基因治療、3D打印器官以及干細胞治療看到了這一點――通過對“軟件”的重新編碼就能對身體這部機器進行重新編程。

          回顧上述大腦圖譜,擁有在超級電腦上模擬所有最復雜身體機能的能力意味著我們很快就會更好地修復身體中損壞的部分,優化身體出現問題的部分,最終利用移植和其他技術改善我們的身體狀況和思維。丘奇表示:“未來,機器將會越來越分子化。”換言之,融合生物兼容材料、3D打印、干細胞技術和遺傳學上的突破將會催生新型機器,它們并不是智能手機,看上去更像生物體。如果未來這種重生物技術的半機械人的屬性讓你覺得不舒服的話,你別無選擇,只能接受。丘奇表示:“與過去相比,我們取得了巨大進步,我們要學會適應這些變化。”

          云端大腦

          庫茲韋爾表示,大腦移植將變得非常普遍,但這不僅僅是增強大腦功能,而將是開啟云端的能力。

          與我們在智能手機上點擊屏幕查詢網絡信息或從郵件中檢索電話號碼一樣,未來幾十年內,我們的大腦將能夠獲取云端收集的信息,按照指數級的速度延伸。庫茲韋爾表示,大腦新皮層中的神經細胞群和神經網絡的數量是有限的,即大腦儲存和檢索的信息量是有限的。但當能直接連到云端時,從理論上講,我們的大腦就能獲得無限的信息和無限的處理能力。

          庫茲韋爾表示,科技將從本質上無限延伸大腦新的皮層。

          2045年:永生變成現實

          在可預見的未來,科技將極大延長人的壽命。

          過去200年里,發達國家的人均壽命延長了一倍,隨著醫療技術和改善生活質量技術的改進,我們將能夠以更快的速度延長人的壽命。庫茲韋爾表示,在即將來臨的某一時刻,我們將可以越過一個臨界點,使得人均壽命每過一年就能延長一歲。

          庫茲韋爾表示:“從現在開始的10年到20年間,這方面的技術將會突飛猛進,也許不到15年,我們就能達到那個臨界點,屆時隨著科技的進步,我們延長的壽命將會超過已經度過的時間。今后10年到20年間的某個時刻,健康和醫療將會出現巨大轉變。”

          當然,延長平均壽命并不能阻止死亡。事實上,考慮到資源不足,這會增加痛苦和疾病。不過,在伊茨科夫討論的永生中――他討論的是數字化永生,即大腦要么存活在機器替身里,要么上傳到電腦芯片中――他指的是,在過去十年中出現的神經系統科學和腦機接口領域取得的較大突破。能對大腦信號做出反應的假肢曾是10年前科幻小說中的情節,但是在2045全球未來大會上,觀眾看到了一個實際可用的思維控制的假體在運動。同樣,2013年聽起來可笑的事在2023年會顯得非常合理,在2033年甚至會非常普遍。

          伊茨科夫認為,到那時,永生行業將發展良好,從而確保人的生理壽命結束時并不一定意味著意識生命的終結。他表示,永生將無處不在,不會只是富人的特權。庫茲維爾就此談到了手機。他指出,手機技術在10年內便宜了1000倍,現在手機普及到人手一部,但是在手機發展初期,只有富人才擁有手機,那時的技術并不先進,手機的功能也有限,并且還不是很好用。

          庫茲維爾譏諷說:“只有富人才有錢使用不成熟的技術。”當壽命延長和“永生”技術足夠成熟成為主流時,成本將降到大眾接受的范圍之內。

          技術統治者新貴

          從社會經濟學角度來說,在生物科技擴張的未來,并不是一切都是平等的。馬丁表示:“我們周圍的技術層出不窮。那些掌握最佳技術的人將成為社會精英。”這與當今設備文化似乎并沒有什么區別,在設備文化中,能夠擁有最新科技產品是社會和/或經濟地位的象征。但是像iPhone只是一個產品,而身體和大腦遠不止是配件或裝飾品。增強認知功能的能力具有的優勢遠大于智能手機屏幕更高分辨率的優勢。

          馬丁表示,技術統治者將成為新的貴族。那些擁有最好技術,而不是擁有最多物質的人,亦或是兩者都有的人將成為社會新的精英。

          關于《財富》500強……

          迪曼蒂斯博士在回答提問時表示:“50年后,《財富》500強榜單中一半的企業將會消失。”雖然這并不是一個科學數字,但是不管怎么說,這種觀點仍是正確的:上個世紀非常流行的東西在這個世紀未必就深受歡迎。

          這種預測似乎誰都可以,但是參考全球最被認可的成功企業榜單,你就會發現這并非偶然。這倒并不是說我們處在一個企業不斷破產的時代,而是舊模式或舊行業在新時期的衰落,在新的時期,技術的巨大進步迅速改變著社會、消費者和經濟。

          迪曼蒂斯表示,這并不意味著企業就不重要。事實上,企業起著絕對至關重要的作用。他表示:“變革和創新的速度如此之快,這是目前任何一個政府都無法應對的。”能夠自由探索新技術的靈活企業和機構不僅會成為未來數十年的最成功者,而且還將承擔政府不能承擔的責任:塑造21世紀的世界。

          成1人性直播